您的位置: 呼伦贝尔信息网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七百六十二章 邢墨鸢的狠话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9:09

绝世邪君 第七百六十二章 邢墨鸢的狠话

看着言莫言的动作,诸多弟子纷纷叹息,一切终于要画上句号了,他们看着经过三年以后,神色淡漠而苍白的言莫言,就能够知道这三年他过的并不好。

他隐忍三年,只为今日。

那是个古稀之年心中的怒意,是邓凯无力也无法承受的。

轰!

那交织的巨团团将邓凯包裹,在巨中邓凯周身的空气都扭曲起来,一层一层如粉碎机一样的力量冲击呼呼的向邓凯逼近。

“去地府,为那上千名的弟子忏悔吧。”言莫言枯手虚探,掌风如雷,冲着在那巨里的邓凯轰下。

轰隆!

这一击极强,邓凯剧烈的抽搐几下,若不是有巨封锁着他,恐怕光是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就足以将他震飞出上万米去。

轰!

那掌风的余威,将万米后的;qule+du.山峰都给震碎,一个巨大的掌印深深的烙印进山峰里。

噗!

邓凯胸口都塌陷了,肋骨断裂,那鲜血染红了半边老脸,全身气息和秦石刚刚一样,变的极为微弱。

他恐慌的瞪向言莫言怎么能杀我,我现在才是符魔会的首席,你不过是个丧家之犬,你怎么可能赢过我!”

他神识到了崩溃的边缘。

“顽固不灵。”言莫言失望的探上前,再一次的虚影巨掌缓缓升起,巨掌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辉,十分的神圣。

邓凯慌了,他拼命的挣扎,冲着远处的邢墨鸢哀求道:“邢墨鸢,快救我,我不想死!”

但听闻他的吼声,邢墨鸢在远处缩了缩脖,非但没有上前,反而退后几步,这一下叫邓凯愤恨的骂道:“邢墨鸢,你畜生!你不是説过,我们是盟友吗?你现在竟然过河拆桥?”

盟友两字一出,邢墨鸢脸色阴沉,他马上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

“这事,和邢长老也有关?”

众弟子开口议论,舆论这东西非常可怕,邢墨鸢连忙铁青下连。

开玩笑,在他看来,邓凯今日已经是必死无疑,旁边还站着个宇文殇,现在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他可不想把自己连累进去,厉声道知道三年前,是你陷害了言莫言,那我一定不会支持你坐这个首席,你就是个没有人性的冷血畜生!”

“你!”邓凯万没想到,邢墨鸢会在这个时候倒戈,突然间失声的狂笑自己摘出去吗?”不跳字。

“我告诉你,不可能,不可能,那些自己造的孽,你早晚都要还,只是我的来的早一些,早晚会轮到你身上,我今日是在劫难逃,但是你别急,马上就会到你,我在下面等着你!”

听着那怒吼声,乱域仿佛都陷入沉寂。

“邓凯,你太功利了,三年前你不做,那符魔会的首席之位,早晚也是你的位置,我早就准备离开乱域,你怎么样陷害我我都不想计较,只是那上千名弟子的性命,你不该利用。”言莫言淡漠的挥出手,巨掌终是爆射。

轰!

在巨掌下,邓凯心神俱碎,接连体内所有的灵脉全部被束缚住,他就像是被捆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那足矣惊动天地的虚影巨掌击穿。

轰!

邓凯死了,他全身都粉碎了,被那巨掌一掌击穿在大地上,大地凹陷下去一个深达近千米的沟壑。

盯着惨淡的一区,和那惊世骇俗的天坑,诸多的弟子们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咕噜一声。

秦石正处于在突破之中,否则他定会为此大惊,那个他在其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邓凯,就这样被言莫言两掌拍死,这落差感估计又会让他压抑许久。

看着言莫言胜出,付军几人也是説不上来的喜悦,这三年来他们雾盟真是隐忍了太多,没人能够理解他们这种大仇得报的心情。

付军跃到言莫言身前,尊敬中带有几分期许:“师父,你赢了,那就回到外域吧,雾盟需要你啊。”

幽青几人同样上前:“是啊,雾盟需要你。”

但对这要求,言莫言并未答应,只是看着那几番折腾,已然变得狼狈不堪的符魔会,失神的摇摇头:“不了,我説过,今日一过,我就离开乱域,这里终归是不适合我,只不过是为了个首席之位,已经害了上千名弟子的性命,这种错误不要再延续下去了。”

“但这不怪您啊!”付军不甘心道。

言莫言苦笑道:“这世上,哪有怪不怪?事情是因我而起,那我就是有,这是不能逃避的事,这一次有邓凯,下一次又不知是谁,在这欲壑难填的地方,总会有人为了功利疯狂,我也老了,想最后过几年清净的日子,不想在参与这种尔弥我诈了。”

看着那瞬间沧桑几年的老者,付军几人张了张嘴,最终却是哑然,许久后付军才连续退后几步,噗通的虚空跪在天穹上,咬牙道自己要保重啊,以后徒儿就不能在您身边了,雾盟交给我们您尽管放心,我们会将您的精神泓阳光大,不会给你丢脸!”

“好,好,好啊。”言莫言欣慰的扶着胡须,眼角也是闪过几分泪光,他就拿付军几人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宇文殇从远处漠然的摇摇头,他什么。

他了解言莫言,言莫言是那种与世无争的性格,他真的不适合呆在这个充满阴谋的乱域,与其让他在这里做一届首席,倒不如放任他离开,做一个闲云野鹤,或许会更加合适。

何况,身为九咒符魔师的他,无论在这人界中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万众的拥护与追捧,不会有事。

不再多想,宇文殇长叹一声,旋即在他清澈的眸心间,突然闪烁起几分凶力之色,那刚刚平息下来的一区,在这厉色下又变的严峻起来。

“好恐怖的压迫感,怎么回事?”

被那股怒意笼罩,众多的弟子心弦绷紧,忍不住屏息的朝宇文殇望去。

邢墨鸢背后猛的惊起寒意,仰起头,一双凶力如魔的目光狠狠将他刺穿,让他心底咣啷一声什么?”

“呵呵,其实刚才邓凯説的不错,你以为你説几句好话,就真能将自己摘出来嘛?就能洗刷你造下的罪孽吗?”不跳字。宇文殇声声如宏的冰冷道。

被那声波冲击,邢墨鸢额头流出虚汗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听不懂?”宇文殇并不意外,五指缓缓的张开,轰一声那自我领域如巨山一样牢牢的将邢墨鸢压制:“听不懂没事,那我来提醒你一下,金鹰老道

!”

“金鹰老道?”四字一出,邢墨鸢脸色苍白的惨绝人伦,一抹恐惧之色再也克制不住的浮上面庞知道了?”

宇文殇的眼神如利剑一样,肃杀开合:“不然,你以为,你真的能瞒天过海吗?”不跳字。

“我……!”

被戳穿,邢墨鸢丧失底气,他连狡辩都没去狡辩,贼眼在旁边环顾一圈,脚掌突然间就用力,冲着远处爆射出去。

“想跑?”宇文殇的俊脸突然一变,手掌冲着邢墨鸢虚空握紧,那巨大的威慑力直接压制住邢墨鸢。

轰!

外域最高贵的长老,九天之境,就这样被宇文殇一击给震住,看见这一幕无数弟子们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这宇文殇,简直就像是不败战神一样,总管整个外域的上万人,恐怕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吧?不少字

域境,实在是太强大了。

邢墨鸢被控制,惊慌失措的嚎叫什么?你不能杀我,我是外域的大长老,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乱域不会放过你!”

但对于这叫骂声,宇文殇从始至终都那样的坦然自若:“呵呵,你觉得,我是那种能够被威胁住的人吗?”不跳字。

“你……!”邢墨鸢的心一落千丈,对于那个三年前的疯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你派金鹰老道剥离贤惠的灵魂,那我可以认为是内域的要求,不和你计较,但是你将他封印在兽场青楼,让她承受了三年非人的羞辱和痛苦,那么你必须死!”宇文殇的声音越来越狠戾,五指攥的越来越紧。

砰!

光是那压迫力,直接将邢墨鸢的血脉震碎,滚滚的血迹从他毛孔涌出,那沧桑的身影马上化为血人。

“去还债吧。”

宇文殇痛恨的摇摇头,他和秦石是一种人,孔贤慧对他就如沁雪心三女对秦石来讲一样,那就是他的逆鳞,而像秦石这种人,龙之逆鳞那是不可触碰的地方。

而触碰者,唯有死。

邢墨鸢在剧烈的压制下,已经喘不上来气了,他痛苦的挣扎几下,而也是在这个将死之际,他突然间放声的大笑女人报仇了吗?真是可笑。”

“嗯?”闻言,宇文殇的脸色上出现几分变化,沉声道怎么,临死还想要放下几句狠话吗?”不跳字。

“狠话?”邢墨鸢痛苦的摇摇头,苍白的脸庞上却闪过几分罪恶的嘴脸:“你太小看我了,虽然我邢墨鸢本性不善,这辈子也确实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但是做人最基本的骨气我还有,我眼看着寿元将至,早死晚死也都是死了,这些年我还真就看淡了,生死之事其实吓不到我,我只是想好心的提心你一句,你的那个女友,也将命不久矣!”

第七百六十二章邢墨鸢的狠话

第七百六十二章邢墨鸢的狠话是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址: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看病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好不好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评价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好不好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