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伦贝尔信息网 > 体育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五章 嫁给我可好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8:19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五章 嫁给我可好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即墨从高空走下,扬袖扔出那数十人,也懒得发问,直接探出神念,读取了那高总管的记忆,随即弹指将那其毙杀,再扬袖杀了数名恶奴,便向远去走去。

至于其他人,他则是放了,这些人都是为了讨口饭吃,本性不坏,并非有意为恶,他倒不至于滥杀无辜。

数刻后,即墨降临在一处豪宅中,散开神魂,瞬时便寻着那高伯恩,缓步向一处院落走去。

方走几步,便听到有人大喝,是何方道友降临高府,我乃丹阳子,还望道友卖份薄面,不要乱来。

今日的事与你无关,我不想杀不相干的人,你走吧!即墨从那道声音的方向收回目光,提步再走。

又行数步,却见一个灰袍道人从天而降,挡住他的去路。

那道人神色严肃,道,道友,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你也知道,击杀朝廷命官,会引起天庭注意,我想道友也不想被天兵捉住。

念神修士也想挡我?即墨挥袖扇出,那道人直接被扇飞了。

即墨心中冷笑,即使天兵天将来凡界捉他,今日高伯恩也死定了,无人救得了他。

竖子好胆,朝廷命官的府邸,你也敢硬闯。那丹阳子方被即墨扇飞,又是一道厉喝传来。

只见七道身影从天而降,还未落在地面,便各施法宝,威势浩大,曦光满天,神茫璀璨,向即墨杀了过来。

为虎作伥者,死!即墨连脚步都未停顿,提起吞虚鼎便拍过去,大鼎如太古神山压落,高屋豪舍,瞬间坍塌,那七人直接被拍入地中,死的不能再死。

他并未停步,依旧向前,十数步后,只见一个中年肥瘤走出,油光满面,步态虚浮,惊道,大胆妖人,竟敢藐视天威,在我府中撒野,好大的贼胆。

何为天威,我便是你的天威!即墨抬起手,自远方将那胖子提来,随意扔在脚下,道,今日我也让你死个明白,你多行不义,今日是你偿还之时了。

你到底是谁的人?高伯恩露出惧色,道,别人能买你来杀我,我愿出十倍于他的价钱,来买我的性命。

即墨冷哼,道,你一个小小县令,月奉不过半两银子,真能卖的起你这条狗命?

顿了顿,再道,这一身肥油,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如此蚁类腐虫,留你何用。

高伯恩大惧,神色骇变,道,壮士饶命,只要壮士能饶我,美女金银,全由壮士挑选。

即墨不再多语,抬指点出,直接取了这胖子狗命,又前行几步,拘出帮凶一并杀了,转身走上街道,缓步而行,有些失神。

他期待的平静生活,终还是因这场意外被打破了。

以后该如何与李若伊相处,莫非等待半生,看着她年轻,再老去,最后化作一抔黄土。

李若伊终究只是凡人,凡人的寿命很有限,并且,即墨不知她可否愿意修行,许多事,只是他在一厢情愿。

他无法等待,而时间也不容他等待,他终不属于这个世界,总会离去,他希望每日简简单单,有清茶淡饭便好,但现实却不容他如此。

李若伊终究会嫁人,就像花开,总会有花谢,缘起终会缘落。今日他能杀了高伯恩,明日再杀另一个高伯恩么?

即墨徒步走回翠竹居,回来之际,已逾午时,竹篱前一道倩影伫立,看着他回来,方才转头走进屋中。

吃过午饭,即墨斜靠在老榆树下。

李煜走过来,也坐下,道,那高伯恩呢?

被我杀了。即墨略作思索,还是如实告知。

李煜神色微变,并未言语。

对于凡人而言,杀人乃是大事,何况还是朝廷命官,这会引起人心中最深处的惶恐,在这个皇权当道的朝代,民不与官斗已刻入每个人的骨髓。

你带着若伊走吧!杀了朝廷命官,恐怕丫头会受到牵连,我知道墨仙长不是凡人,应该能带着她躲过去。顿了片刻,李煜苦涩道,我能看出来,你对我家丫头是真心好,以后不要亏待她。

言罢,李煜竟拖着沉重步伐,向院外走去。

即墨起身道,李叔要去何处?

李煜摇头,道,去州衙自首。

即墨哭笑不得,只得拦住李煜,好说歹说,言及他根本就不会惧怕皇权威严,甚至搬出前不久救下的明皇,李煜才将信将疑的回来。

李叔,我便是自误,也绝不可能害李姑娘!即墨无语,李煜虽为人风趣,多有不羁,但终还是凡人,总还是会对权势妥协。

李煜点头,失神走入屋中。

即墨偏头看去,只见李若伊正站在门口,向这边望来,便抬步迎上去,道,烈日炎炎,李姑娘怎出来了。

你把高伯恩杀了?李若伊并无太多惊慌,甚至还很平静,连神色也未改变。

即墨点头,不语。

李若伊冷冷道,他该杀。

两人走到榆树下坐稳,却是无语,不知该从何说起。

一阵风吹来,带走燥热,卷起李若伊耳畔青丝,半绺长发斜扑在她脸上,半遮半掩,她抬指将散乱的长发撩起,放在耳后,再将双手放在膝上,略显局促不安。

越是沉默的氛围,越能引发人心中的不安以及惶恐。

坐了少许,李若伊起身欲走,即墨抬手抓住她的手臂,起身盯住她的双眼,目光灼灼,道,师姐,嫁给我可好?

经历过极地冰川的‘生离死别’,即墨已敢正视对嫣然的那份情感,许多时刻,某些事只是一句话,但这一句话若不说出,可能一生都会后悔。

他曾心中默默发誓,若再见到嫣然,他一定会说出当初未说的话,如今,他不想再错过了。

李若伊愣住了,竟忘记抽回手臂,她耳畔烧起两朵红云,低声道,我不是你的师姐,你真的认错人了。

她美眸中闪烁光彩,如同水晶般的眸子一眨不眨,纤长的睫毛似颤未颤,你娶我,如果仅是想让我替代他人,我做不到。

即墨摇头,道,虽然你在极力否认,但我能肯定,你便是嫣然师姐,或许你忘记了曾经,不过这不要紧,总有一天,忘记的事都会记起。

李若伊玉牙紧咬,掰开即墨的大手,转身头也不回,向屋中走去,而后悄声关门。

即墨矗立不语,神色僵硬片刻,缓步向柴门外走去。

他掩上柴门,独身走在树林中。翠竹居前是一片不大的树林,林中的杂树并不粗壮。

他走了不远,便在一颗树旁席地坐下,随手向远方扔出一只异兽,顿了片刻,那大黄狗悄声走出来,看了他一眼,倒大方的趴在地上吃起来。

取出酒壶喝了几口,才发现酒壶已空,一滴酒也没了,他从蛮荒带来的酒,算是彻底喝完了。

随手收起酒壶,正靠在树干假寐,却是一阵酒香将即墨唤醒,他睁开眼,只见一只酒壶正在眼前晃荡,扬手正抓去,却见那酒壶飞走了。

不远处撕扯异兽的大黄狗突然抬头,对着即墨头顶大吠,紧张的盯着高空,四肢抓地,肌肉紧绷,随时准备扑出去。

道友既然来了,何必又躲躲闪闪。即墨也不探看,只是抬手抓向那逃走的酒壶。

那酒壶势头一转,竟闪了过去,但即墨并不着急,揽袖再一抓,终于将那酒壶抓过来。

打开壶塞,向内望去,只见一壶玉色清酿,明澈如水,浓香凝而不散,酒气扑鼻,端是一壶好酒,即墨想也未想,便仰头灌了一口,点头道,好酒!

自然是好酒,这可是天庭的琼浆玉液,可珍贵的很,你这一口下去,可便是数千斤仙石。

那童子打扮的少年倒挂在树枝上,唇红齿白,眉心一点殷红,嘴角略带坏笑,拿红缨束发,扎两个冲天揪,身着莲花宝衣,腰系红绫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五章 嫁给我可好

,斜挎宝圈,看着即墨笑道,小子,看你愁苦满面,该不会是君子欲求,美人无意吧!

一个小屁孩,乳臭未干,能知道些什么?即墨见那童子只有十五六岁,又戏耍他在前,自然没有好气,虽是得了好处,但说话间也不留情面。

那童子也不恼,翻身从树上落下,勾搭着即墨肩头,也取出一壶酒作模作样的喝起,道,要不你给我说说,让我给你分析分析,想当初,我也号称情圣,或许能给你出个主意?

即墨笑道,你能有多大年龄,也好说是当初?

那童子道,年龄不是问题,有志不在年高,你可莫要小看我。

先天道胎,的确不容小觑。即墨收回目光道。

那童子敛起笑容,道,你能看出我的体质。

恰在此时,梅山六友从远处狼狈赶来,六人皆是灰头土脸,张伯时连头发都没了,直接顶着大光头,其余五人也像是从火坑中走出,摸了锅底灰似的。

看见即墨,六人尚未来得及高兴,便发现即墨身边那童子,姚公麟惊道,圣君小心!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位置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靠谱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