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伦贝尔信息网 > 游戏

玄符 第260章 谁敢动?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6:29

玄符 第260章 谁敢动?

帝皇的声音在广场之中回响,众人神色各不相同,百官之中不少都是摇头,金书银卷乃是上任帝皇所赐,能够为傅然抵免三罪,不想今日就要收回,然而刚才傅然也承认了此事,他们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请大家看最全!

反观那岭南贝勒与落山郡主,则是冷笑不已。

傅然神色不变,淡淡的看了一眼帝皇,单手翻过,一块银色金属便出现在掌上,半寸余厚,似书籍模样,边缘之处有着金色条纹,其上刻有小字,这便是金书银卷。

唰!

一道银光闪过,金书银卷便被抛出,激起阵阵劲风,最后“砰”的一声落在帝皇身旁不远处的石柱之上,竟是陷了进去,可见这金书银卷是何等坚硬,同时也看出傅然的力量不小。

“大胆!”

见此,那老宫官大喝一声,傅然竟然如此无礼,不过一旁的帝皇却是罢了罢手,老宫官这才住口。

“傅然,别以为交出金书银卷就没事了!”岭南贝勒上前一步,冷笑一声。

看了一眼岭南贝勒,傅然心底冷笑,七长老和铁木酒都告诉过他,岭南郡想要见到他与帝皇撕破脸皮,那么对于岭南郡叛乱有莫大好处,今日岭南贝勒举动,无意便是撕裂他与帝皇之间的间隙。

对于金书银卷,傅然并不在意,无论是否能够得到进入清风学府东院的资格,他都不会在加尔帝国久待,拿着金书银卷也没有多少作用,他倒要看看岭南贝勒还有什么把戏。

“帝皇恩赐白云枪,这是何等荣誉,你竟然拒绝,这是违抗帝旨,依照律法,当杖刑一百,已经没有了金书银卷,我看你如何能够逃脱。”岭南贝勒喝道。

在场之人。除了一小部分之外,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杖刑一百?还不把人给活活打死,就算是修玄者,恐怕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原来他早就算计好了。”傅然心中冷笑,岭南贝勒刚才是一切都是为现在做铺垫,待他交出金书银卷之后。立即发难

玄符  第260章 谁敢动?

,的确。按照律法确实该杖刑一百,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看帝皇知否要执行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帝皇身上,让他心中暗骂一声,岭南贝勒的用意他怎么看不出来,但是却是事实,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傅然抗帝旨,然而若是执行的话,恐怕将彻底将傅然逼急。到时候定会有军中将领跳出来。

“我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毕竟今日是蓝儿的生辰。”帝皇开口道,然而那语气却是有一种询问的意思。

闻言,朝中官员自然是明白帝皇的意思,当即附和,然而那岭南贝勒却是上前一步,道:“帝皇。我加尔帝国虽然以武立国,但是又怎么能够视律法为无物,天子犯法也当庶民同罪,何况傅然没有任何官职在身。”

“傅然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是他与小公主有婚约在,是未来的驸马。自然要免除杖刑,而且白云枪乃四帅战枪,傅然现在并非元帅,自然不宜受恩。”一位身穿官袍的半百老者上前一步,朗声道。

“阁下是兵部郎官吧,你的意思是傅然身为未来驸马,就该逃避律法么?还有白云枪并没有任何公文规定是将帅之物。也并非将帅才能够手握,难道你认为帝皇恩赐有错么?”岭南贝勒毫不退让,反而咄咄逼人,给兵部郎官扣上一顶大帽子。

“下官不敢!”

果然,兵部郎官露出惶恐之色,连忙躬身行礼,声称不敢。

见兵部郎官都暗中吃亏了,当下也没有人站出来了,纷纷将视线望向帝皇,等待着这位天子决断。

而帝皇却是时刻注意铁木酒,但是却并未得到任何信息,只要铁木酒有一丝意思,那么帝皇都会顺意而行,不过铁木酒却是面色平淡,不露丝毫。

“兄长,要帮一把傅然吗?”步瑶低声对着步凡问道。

步凡摇头,笑道:“再看看吧,你传音给青叔,让他立即去调查傅然这三年的情况。”

步瑶点头,嘴唇蠕动,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而此刻加尔蓝望着傅然,玉面上看不出任何,好似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一般。

落山郡主也并不愚笨,知晓帝皇这一百杖刑下去代表着什么,她虽然瞧不起傅然,但是毕竟身为皇亲国戚,不愿看到傅然与帝皇彻底闹翻,因此此刻倒是非常老实的闭口不言。

此刻帝皇却是十分为难,他不想太过于压迫傅然,但是岭南贝勒却是丝毫不放手,一边是律法,一边是有着不少将领支持的傅然,一时间难以决断。

“柯爱卿,以你的意思该如何处理?”帝皇犹豫不决,突然看见下方一言不发的柯立,眼中精光一闪,询问道。

被帝皇问及,柯立缓缓起身,看了一眼傅然,回身对帝皇一拜,道:“傅然触犯律法不假,但是恩赐之事本就由帝皇决定,既然傅然不愿接受白云枪,帝皇何不换其他东西,今日是公主生辰,此事待明日交给帝都府处理吧。”

帝皇露出满意之色,当即点头,道:“不错,帝都内发生任何有违律法之事,都是由帝都府处理,此事自然也不例外........”

“不可,帝皇,傅然乃是未来驸马,此事已经牵扯到皇室,已经超过了帝都府的范围,还是需要帝皇决定。”还不等帝皇说完,岭南贝勒便是开口。

帝皇眉头一皱,这岭南贝勒太不知好歹了,他身为帝皇,都发话了,此人竟然还当众反驳。

就欲开口之际,却见祁连贝勒起身,当即问道:“祁连有什么话要说?”

祁连贝勒上前两步,先是对着帝皇抱拳一拜,而后才开口道:“帝皇,傅然的确将郡臣打伤,但是毕竟是在搏杀场,按照律法,搏杀场就算闹出人命,也不在律法管辖,因此,傅然违帝旨之事当应该用金书银卷低过。”

岭南贝勒面色终于出现变化,但是这事他早就设计好,当然不可能因为祁连贝勒三两句便将傅然之罪低过,当即道:“祁弟,你乃贝勒之身,就算是在搏杀场,自然不能与一般平民相提并论,怎么可能是无罪。”

傅然特意的看了祁连贝勒两眼,他现在都弄不明白祁连贝勒到底站在那一方了,一会儿帮岭南贝勒,一会儿又帮他,让人看不透彻。

“不错,我的确是贝勒之身,但是傅然也是驸马身份,论品阶,驸马还要高于贝勒,被他所伤,而且还是在搏杀场,自然是无罪。”祁连贝勒道。

帝皇点头,虽然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今日已经不能再让傅然当众解除婚约,但是只要不用承受杖刑,那么婚约之事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想办法。

其他人也是点头,他们自然不想看到傅然被杖打,一百大板下去,军中老将还不跳出来才怪,到时候就算是帝皇,恐怕也是头痛不已。

岭南贝勒点头,道:“关于傅然打伤你一事,你我都无法判定是否有罪,既然如此,那便该交给律部评定,那么应该关押,待律部评定出来之后,再做决定。”

岭南贝勒见想要帝皇下旨杖打傅然已经不太可能了,因此话锋一转,又打算将傅然关押。

还不等帝皇开口,岭南贝勒便是别头望向一位中年,道:“禁军在哪里?还不把傅然拿下!”

声音传开,令所有人都是变色,而帝皇望向岭南贝勒的目光之中尽是冷色,若非顾及岭南王的话,他还真想把岭南贝勒拿下。

两个手握长矛的禁军快步而来,而帝皇刚想开口阻止,身旁却突然多了一位中年,而且面色警惕,见此,帝皇当即大骇,此人乃是暗中保护他的护卫,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不会出现,但是此刻模样,似乎有大敌出现一般。

“谁敢动?”

一道喝声传来,震得在场不少人都是头晕目眩,一些文官甚至出现踉跄之势,险些倒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黄山治性病好的医院
衡水整形美容
衡水整形美容费用
衡水整形美容手术
衡水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