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伦贝尔信息网 > 健康

荷花奖古典舞决赛低水平惹众怒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0:00

  荷花奖古典舞决赛低水平惹众怒

  要么表现深宫怨妇,要么表现孤女哀愁,如果一晚上让你只能看到这样的舞蹈,恐怕没有人会感到愉快。前天和昨天晚上在云南昆明剧院,第二届中国舞蹈节暨第五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评奖的古典舞决赛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的,以至于当晚担任评委的编导陈维亚在现场接受电视台的询问时直言不讳地说:“如果我不是一名评委和舞蹈专业工作者,而是一名普通的观众,我绝对不会用享受这种悲悲切切艺术的方式来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粗糙的电影拷贝作品,竟然拿到高分,不少观众不禁惊呼:“太过分了”

  中国古典舞的发展在几年前确实有一个创作丰盛期,但近年来古典舞的创作和表演都进入了一个误区。在此次古典舞决赛中,从第一个舞蹈《问君何时归》开始,整个决赛就笼罩在哀怨的气氛中,9个女子独舞中,大多数作品表现的都是古代女子的哀怨和悲伤,其中《深闺》和《女儿泪》等作品表现独居深宅大院的女子对禁锢的无奈和对外面世界向往后的一种哭诉,不仅题材陈旧,而且演员表演缺少功力。而众多的男女双人舞,更是表现离别的惆怅和遗恨。

  广西艺术学院附中表演的群舞《埋伏》,从其创作手法到内容,就是电影《十面埋伏》的“舞台缩减版”。演员表演也毫无特色可言。然而这个作品,竟然拿到了9.8以上的高分,当主持人宣布得分结果时,台下不少观众不禁惊呼:“太过分了!”

  ■“这样的节目只是舞蹈圈子里的自娱自乐”

  近年来一直致力于舞蹈市场推广的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明章说:“我对古典舞决赛的评价就是八个字:深宫怨妇、无病呻吟。中国古典舞的编导们应该进行深刻的反思了!这样的节目恐怕不会有老百姓喜欢,只能是舞蹈圈子里的自娱自乐。舞蹈是创新的艺术,编导们没有创新,整个决赛的作品好像出自一个人之手,这样下去,中国古典舞会死掉的。”年轻的舞蹈编导佟睿睿看了大部分节目后实在不能忍受,她走出剧场说:“编导们已经陷入固定模式的小圈子,陈旧的题材,没有更好的想象力,实在是令人遗憾。”

  ■“真应该给我们舞蹈界击一猛掌了”

  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着名舞蹈家刘敏在谈到古典舞参赛节目出现的窘况时说:“有些舞蹈演员很有功底,但编导对舞蹈演员的挖掘却在另外一个层次上。这也反映了我们的舞蹈教育的近亲繁殖状态。在我们的舞蹈学院,表演系毕业后还没有舞台实践就进入同一学校读编导研究生,结果培养出来的编导对舞台和演员的把握能力不够,加上所接受的教育已经有了固定化的模式,所以编导出来的作品就很有雷同感。”从中国古典舞决赛引申到目前中国舞剧的创作,同样让人感到悲哀的是从内容到形式有一种雷同的感觉。而如果舞蹈的编导没有创新,从题材到形式就走入了一种模式化生产,舞蹈作品就会让观众感到无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参赛选手说:“其实我们也想创新,谁不想在比赛上拿奖,但找到一个好编导实在太难。”更有专家认为:“刚刚毕业的学生,为了晋级评职称,急于拿出作品参赛,这是对观众也是对自己的不负。”陈维亚说:“这样的趋势,真应该给我们舞蹈界击一猛掌了。”孙明章更大胆提出:“以后舞蹈比赛应该不以舞种设项,而以表演形式设项,让古典、民间、现代、当代等舞种共同展示,可以互相汲取元素。这才符合国际舞蹈发展的潮流。”

装修攻略
仪器仪表
郑州汽车资讯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